”把愿望实体化,依愿望为名字,而她又消失了。释然了,也没了喜乐,和喜乐相伴相依存,也只是一个愿望。江湖很大,每个人只是一小部分。觉得长安,只是恰好和愿望依靠;觉得乱,只是恰好愿望消失。”

这是看完韩寒《长安乱》那一刻的感想。不想丢了它,就为它写一些文字,当作读后感吧。

韩寒的书,其实并没读过多少,我是从《独唱团》(韩寒主编)读起,然后就是《1988》,再后才是《长安乱》。

花了一天多的时间,看完了《长安乱》,韩寒的风格是坚持地很地道,字里行间还是不乏讽刺和隐射,也不愧为“当代鲁迅“。

《长安乱》,不如一些名家的文字那般难懂,当然也不像网络小说那般情节为先。读着的感觉,就好象和书中主人公释然闲聊,即使停下,那便下次聊这般的随意感。

开始只被文中隐射的一些当今世界的问题所吸引,也不知为何主人公要叫”释然“,女一号叫”喜乐“。

说着一个女的被推上来了。 我抬头看一眼,问: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缓缓说:米豆。 我说:怎么叫这名字? 米豆说:不知道。家里的愿望吧。 我缓缓说:米豆。像喜乐一样,都是愿望。 姑娘又低头,缓缓说:米豆。
这是最后字眼。才忽然明白,似乎懂了为什么会有这两个名字,为什么要写这么一部书。
喜乐说:我看见你高兴,我就高兴,看见你难过,应该就会难过,可是我从没看见你难过过呢。不过你从不难过是好事情,至少在我记忆里,你还从没难过过一次,这说明你还是不一样啊。哈哈,你说,我如果要死了,你会不会难过啊?释然摸摸喜乐的头:我都难过很长时间了。就这么安静的对话,在临死之前。
书中似乎也写了爱情,其实也说了那其实不是爱情里,而是相互依存的关系。就像平静的释然和喜乐相伴一样。

想了一下,我们就像生活在一个乱世,生活在江湖中,一切都那么乱,那么杂乱,那么让人头疼,走出房门,迎面来的是”太平时代“人人熟练的暗器,明争暗夺,勾心斗角。

”相比于生理的空虚,精神的寂寞更让人难以接受。 “(via:Just⑨@豆瓣)

任谁喜好乱,即便是”乱世出英雄“的信仰者,渴望着乱世带上武器甲胄闯荡天涯,到最后,还是一个个过着隐居的生活。

看着街头老头子牵着老太太的手说道”宝贝,小心点。“或许到了那个时候,才知道”你是我的愿望“的意思了吧。

自己那个愿望,能与她相伴才会长安。乱世中,不禁默念——你就是我的愿望,那个叫喜乐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