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你是谁? 答:我是你。 问:我? 答:十岁的你。 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答:我来看看我自己,长大以后,有没有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问:切~要怎样你自己才会喜欢呐? 答:就像你们的偶像那样,跟着自己的梦想走啊。你,还记得小时候自己的梦想吗?
五月天在《离开地球表面》演唱会上,唱完《约翰列侬》之后,接着唱《我》之前的对白很多网上版本的专辑里,都将它分割在了《约翰列侬》里,我觉得是不对的。。

一直都在长大,一直都在迎接着改变,无论是主动的,被动的,还是潜移的。

昨天回到家,午饭的时候,爷爷照例开始讲些很客观的道理,因为扯到了孝,然后他说道,在大陆一些相对落后的地区,还保留着那些封建社会的旧习俗,比如,多少岁以上的老人是不用劳作的,然后子女对他进行抚养,根本不会出现这里的所谓子女抛弃老辈的事。

一边在废弃旧制,一边发展又没跟上,这个缝隙就使得有些事让人很无奈。

相对自己本身来讲,我们在这个飞速的社会,一路碰撞着前行,我们一边磨平了周围突起的好奇的尖刺,一边削尖利自己的头部,使劲地想要往前赶,赶在最前头,然后,我们磨平了其他的,而头部还没削尖,就开始了原地打转,然后一边碰撞,一边换着方向,一边前进着。

到了现在,还能记得小时候,在老师布置的作文里、大人的问题里的那些遥远的梦想呢,是不是还在追踪着它们。

气温一下子下降了,甚至跌到1打头了,相对来说,我很喜欢这个温度。因为在小时候,每当这个温度,奶奶和妈妈就会把那些手工蚕丝被拿出来翻新,然后,调皮的小孩就可以躺到中间去,听奶奶讲过去的故事……

然后,开始使劲地往身上裹衣服,逐渐给自己增加安全感。

在家,周围是很安静的,除了难得一见的货运轮船从前面驶过会有些喧嚣。

下午,在房间,蜷缩在床里,开着电视,看着电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个人等着妈妈、爸爸陆陆续续回家来。

天冷的时候,会更加冷静,然后,更容易感受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