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后,便是一点点开始整理东西,因为明年春季房间要稍作装修,所以免了对大件大动干戈。

回顾上一篇博客文章,已经是半月之前了,而这篇,也是从18号写到了今天。

半月,从那天开始,有 Zoe 相伴,几天时间,学了这个学期的课程,总共十五门课,从四门课临近挂科到尽数通过。可能很多人都能做到陪伴自习,可能其中不少也能鼓励一个几近自暴自弃的人,而,在这之中,是不是还有一个人,能那样不离不弃呢。

整理了电脑硬盘和移动硬盘,翻出了上学期末,从老师那拿回来的“印象东岳”晚会影像DVD的镜像,载入从头看了一遍。

通过影像回顾了上学期,而又思绪回溯,去年,我们还满怀激情,奔波于舞台,努力地往北面墙上挂上一个大大的“虎”字。

依稀,

团学、网络技术部、东岳校区、礼贤楼、博约楼、子衿楼、行健楼、118……

我期待再一次回到那个操场,那个118,那个食堂三楼,或者,那个党员之家……那时,我该不是当年那个苦苦投入不得抱怨的我了。

这是第一个全部在大学度过的一年,经历了曾经未想过的事,体验了无法想象的体验,曾经幼稚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也慢慢成型。

曾经年幼,怀揣梦想,而后年少,不知去向,如今年轻,有所抱负。

拆去空中阁楼,才能脚踏实地,双脚踩着大地,才有稳重的感觉,才会心安,“踏实”的字面意思吧。

不怎么会再在别人误解自己的时候出面解释,不怎么会一遍遍仔仔细细给别人阐述所谓人生大志。自己的信念,自己坚持和明白即可,若是少数人能领会,当属大幸,而已。

很简单的,抛给所有人的解释,我就是那么低俗的,我不过是缺钱花,所以放弃了一些,想着去争那奖学金。

仅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