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学校开展社团招新,一不小心起晚了,招新现场已经排起长队,于是乎,胡乱报了个英语社了事。

某室友原本打算魔术社,据说未找到,于是离去,待我找到所谓魔术社,电话过去却被告知这家伙已在图书馆蛀书,遂离去。回到寝室啃三表哥的博客文集,开始不断联想……

看到后面,有一堆都是吹他如何听歌,摇滚着滚来滚去的,我就联想到我该买《Hit》了,拿出杭州地图,醒目的文三路让我联想到了诱人的听音乐的那坨—ipod。

直奔文三路……傻呼呼地在颐高转了两圈后,突然发现那幢楼居然是连在一起的。

走到另一边的门口,电信正在打着3G的幌子,用低端的2G滴CDMA手机白送给群众,以此拉拢潜在用户,这手机咋个3G啊。在我第一次转完电脑城后,“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已经纷纷拿着手机在登记了。顿时,联想到了国庆期间,中国移不动拿无线固话枪电信的用户,丫都无线了,还怎么固啊。

旁边有美女在发传单,见我不去电信擂台围观,遂递过一张,被划掉后改成50一套的瑞星,又让我对360前几天的新闻无限联想,我还是买个卡车大巴司机吧。

回校路上,途经某反贪机构,门口纹丝不动站着的警卫让我无限敬畏,又一路口,一个坐在三轮车上的保安,又让我陷入联想……

无聊之中,打开传说中的手机扣扣,发现疼讯祝贺我们“洋鬼节快乐!”囧之,随后联想到曾经有俩名叫“ShengJie”的,短信之:“小鬼,今天你节日,找齐一万了不?”〔省略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