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一点英文的我们,大喊着“F**k” “shit”……

fuck 完选课系统,继续 shit 期末考试……

就像当年初中幻想高中,在草坪上和老师聊起的,到了高中,我可以尽情遨游在理科各种定理中;高中的我也幻想着大学,幻想着在大学可以尽情地植入到硕大的图书馆中。

是大学改变了我们么?

元旦赴喜宴,期间听着几位长辈们,对着我堂妹这一代的学业,所谓地分析。听说有不让他们接触电脑的,听说有只让玩一小时的,听说有只能做作业的……

我自认自己的阅历太浅,不敢上前反驳,默默地允诺,将来我的孩子不会是这么样一代。

大学里有几类人:1、勤奋的人,他们或许从小就是“乖宝宝”,一丝不苟地学下来。2、有专长并有培养的,他们是所谓的“特长生”。3、玩得出名堂的人,他们会玩,玩得比别人不玩看书学到得更多更深。4、来放松的曾经勤奋的人。

昨晚,看着 Zoe 的书本,如果她和我们这些懒惰的人一样,只是图个期末考通过的话,大可不必涂涂画画那么多。

而大多数人,只是沦为了大多数的那一种,通过“背诵”老师透露的题目来获取通过考试,学到了什么吗?是不是背诵能力提升了呢?当然有很多人会来喷,或许挖祖坟,扒出孔老夫子的中庸来伦理。

反观我的书本,总是悬在空中摇摇欲坠的位置,我没有那样勤奋得去完成,我总是脱离着基地,独自造着我的空中楼阁,等到老师验收基地的时候,只好临时匆匆忙忙。

在大陆这个大环境,
不用去幻想走在路上会有人落下财物等着你去捡起,因为有太多人一样低着头在走路;
不用去幻想坐在路边长椅会有人高抬大驾把你架去,除非是绝俏佳人或者权重地位高;
不用去幻想蹲在图书馆的角落会有人多门而入来找,大陆很少有硅谷那些识人的伯乐。

我喜欢,并且敬佩那些有着无比长远眼光的人,不急于见到结果,只是始终坚信它的到来。

如果说 Nancy 让我学会和懂得了如何去和一个人活在一起,那么 Zoe ,你已经让我懂得和明确了更多。

就像我始终相信“铁杵可以磨成针”一样,相信努力不会没有作用,就算努力踏出的步伐再微小。

就让子弹飞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