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惊醒了数次,还不知道,原来早已寒假,曾每年期待的除夕已过去好多天。。

起身,却回忆起大一,那时怎会想到,原来也是无忧无虑。

梦中一切,无非是得与失,于是也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噩梦小王子。

爱做梦,是人类和某些生物共同拥有的一个美妙的玩具,无论平复贵贱,高矮胖瘦,闭上眼,任你飞禽走兽。

看过盗梦空间,其实剧情并没多少匪夷所思和需要多少逻辑,其实很多人都有过这些经历。

人说梦是自己造的。

为何不给自己全部造成美梦呢。

甚至梦里又做了梦,梦里的梦,梦到一点好的的东西,上一层的梦里,居然意识到,这太好了,不可能发生的,于是去改掉了,等到醒来,才发现原来作出“改掉”这一行为的,也是在梦里罢了。

盗梦空间中,人们用一个自定的图腾来分辨是否自己在梦里,我怎么可能有那手准备,于是,在梦里,反复地思考一些周围的现象,是否符合逻辑,按照惯例,不符合逻辑,便自己会吓醒,然后,这次没有醒,反而又做了一个梦。。

噢,原来这就叫梦中梦。

等到醒来,我反复核对,我已经考完试,通过了,放假在家了,才慢慢回过神,原来,所谓还有一场考试在明天,只是一场梦;原来……

其实冬天已经没了影,望出窗外,除了杨柳,一切都是碧绿的,连地上,都是绿油油的青草,若不是身上还穿着冬日大衣,怎敢想象,腊月刚过才四天。

转眼间,已然大三。

来得太快,成长太慢。

不成熟的思想,总是想要寻找刺激,懵懂青春,只是空空燃烧。

待到时机即成,却童话不再。

我爱折腾事物,却不习惯折腾的生活。

我也想去飞翔,在蓝天和碧海之间。

而,现实,总会和想象的差那么一点。

那不是缺陷,只是不再在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