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是混乱的情绪。

每当夜晚,坐在书桌边,面对虚拟的世界,总是难抑那股冲劲十足的被淹没感。

找了很多事给自己,开始学习 javascript ,找了曾经为看完的剧集看……填满了所有课余的时间。却始终觉得无聊而没事做。

同样找了几个人,不停地对着他们说话、闲扯,突然记起了曾经一位同桌的话“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地人,下辈子会变成哑巴。”说得再多,还是觉得很闷,不能释怀,借用 zerob13 的话——知己难求。 唯有晚上和另一个我的敞开心扉对话,才能感到一点安心。

因为要有为期二十天的全勤上课,今晚去了 形势与政策 课,没有课本,没有概念,只带了 NDSL 去。走在半路才发现下着雨而自己又忘了带伞。

南一门的小蛋糕风雨无阻,今晚还多了一个手抓饼,在淅淅沥沥雨中,“蛋!蛋!蛋!” “手抓饼,饼抓手” 刺破了行人、学者、路人甲的寂寞,会心一笑。

一遍一遍地看《社交网络》,看着一个有社交障碍的大学生,成为最年轻的亿万富翁,得不到那个使自己成为亿万富翁的那个女孩一点关注。之后,我感到自己也有社交障碍了。还习惯了推掉一切任务,我在上课,或者我有事不来上课了。

不读书,行万里路,也只是劳其体肤;只读书,不行路,也只是空想主义者。

作为一个 Geek ,渐渐失去了现实的社交活动能力,偶尔闷骚地敲出千万人一形态的方块印刷字体,偶尔躲在一声不响的各个个人主页后面。

也许是回不去了,自从做出了一个决定之后。

总是不能想着回去的,这个世界,还等着我去改变;不再做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而是改变你所看到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