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一个个被自己粉碎了的目标和梦想,这个博客,终究成为一个我烧钱吐槽,零星几个固定看客的地方。

甚至知道那几位看客来的频率。

每天在梦中梦着睡醒的我在干嘛干嘛。。睡醒来一片晨光,一片希望。

然后磋磨磋磨着,夜晚了。

依记前年独步山路,低头不见夕阳,人言夕阳无限好,也都知只是近黄昏。也许也只有自己知道的最清楚了,为何不愿独自看夕阳落下,独自被晨雀叫醒。

Nana 是什么,更是连我也忘了她的含义,只是现在是12代了。。

昨日,终于扔下电脑,蹲在奶奶身边看她缝制蚕丝被,依然是我穿针引线,依然是那样的蚕丝的味道,不同只不过是奶奶的年龄,对呀,只是“只不过”而已的不同,确是她最大,也最影响她的不同。

怀旧怀旧,无非是感叹下时光飞逝;惜时惜时,不过也是时光飞逝;长大长大,不过还是时光飞逝。

时光飞逝了,记忆也飞逝了么,一切都飞逝了么,不回来地飞逝么。

当然不的,7年之前,刻在防护林杨柳上的名字,早已变成大块疤痕,却没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