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么是语言中原本就是乐不过苦。

要么是乐的词实在太少用了。

不能怪先辈创造言语时候的不公平,不过是个工具,关键还在于使用的人。

如植物光合作用般,我们的成长也需要阳光普照,不过上天并没有给我们的游戏规则设定为永远晴天,有时候会来雨季,雨到喘不过气。如果快乐可以让自己更阳光,何乐而不为呢?

生活在这个世上,我们能得到的快乐并不多,被世界和时间生出的各种事件缠住和牵绊,总是磕磕碰碰。一时的快乐并不能支持一个人一辈子。

小时候从玩具身上得到的快乐,第一次是在父母买过来递到手上那一刻,过了一天,如果不把它拿出来把玩一下,就体验不到快乐藏在哪了。

除了乐天派,乐一点的人就在不快乐的时候假装快乐,塞着耳塞,看云卷云舒,望月圆月缺,甚至喝点酒,吟首诗,最后倒头造梦。再睁眼,如果没有像庄周般迷蝴蝶,那么就再看云卷云舒……

人最可怕的就是富有感情,不仅仅是含有感情,而且很富有。

所以生活在不如自己所愿的生活中,就会不快乐,就会愁。当然我们可以学习古人找座深山,搭个茅庐,过着自己的生活,蓬头垢面只因自己喜欢,饮酒作画不亦乐乎。

可惜现在还有多少深山没有铁索缆车。

于是,现代人就喜欢塞着耳塞,目无旁人的走自己的路,过自己的生活,就算之前碰到怎么不愉快的事,只顾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意淫般的假装快乐,沉沦在自己营造的高潮中。

但,人潮太拥挤,总会被撞到,一撞到,马上从自己世界中清醒,一句“XX”,所谓假装的快乐灰飞烟灭,倘若真要不为其他人考虑自顾自地生活,如何生活在这个纷纷扰扰的花花世界呢?

有人会说,生活本来就是这么苦逼,但不停讲着我的生活有多苦逼,还有人肯理会么,所以我才假装快乐,来谋取点生存空间和可怜的人际关系。

于是我也矛盾了,我是不是也曾经闷骚过头儿患上了抑郁了。

不过明白的是我不能这么想,倘若真这么想,那真要苦逼地变成抑郁了。

焰火很灿烂,不过是转瞬。

快乐很短暂,不可过于期望。

不过,就算焰火再粗制滥造,还是焰火,砰的一声还是能搏人一笑,

就算是假装的快乐,至少还能在那短短一刻里麻痹自己,

所以呢,

继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