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在音乐的背后,孤独是在第一位的。追逐着自己的梦想,是孤独的;在追逐的路上黯黯神伤是孤独的;越是苦痛,越是不肯流泪的时候,还是孤独的;在最后,站在梦想的顶端或许还是孤独的。不断复杂化的时代,让我们更多地承担。

越是难以想象的难度,越是心潮澎湃地渴望,越是刺心牵骨地失落。然后,把梦想当做麻醉剂,一遍一遍地给自己注射。也不知道,这些个孤独,是每个人都在承受的,还是,给自己折腾而来!

只是觉得,原本就是独自来到这个世界,然后,在长大后,再度独立出父母的保护圈……

秋杭,烟雨朦胧,大可翻出诗词歌赋,对着雨雾朦胧的江南,泛泛涟漪。《如梦令》也好,《雨霖铃》也好……

偶然清晨起身,发现那丝久未邂逅的金色阳光,暖暖得裹在身上,才发现因自己的懒惰,未曾见到最初的那丝光亮。

懒散地趴在窗台,塞着耳塞,看那一艘艘船从窗前过。细想想,船这种古老的交通工具,也发生了这么大变化。水泥、钢制的船身,那么庞大;木制桨,变成了柴油机、汽油机;船夫哼唱的曲,也变成了扩音器放大着的收录机放出的声音。

也想起来曾经奶奶讲起的,苏州每户人家,可以没有其他的什么车,肯定有一艘船。

房间里,还留着夏天的电扇,夏天铺在地板的席子;厨房的冰箱里,甚至还有没啃完的冰。

盛夏,早已在大家的烦躁溜了去,留下来渐渐冰冷的四周。

秋季,总是不免心生这般情绪,是秋季本来就是愁字去心么?会不会是怜惜盛夏的离去,那一点依依不舍。

清晨,在微亮的曦光下,偏偏起舞,待到离去,还留下了晨时舞于影的,不散的香。

还记得曾经年少的梦么?还记得曾经夸夸其谈的理论么?还记得曾经对其他人的不足而不屑么?无知的时候,总是手舞足蹈地天方夜谭,当真正走进这四季,是否真的有够强大的内心承受力,去接纳这一切的变故。

还等着,那第一个准备发现我内心的人,看看是谁,第一个发现了我。

物质时代,我们承担着比以往更多,内心总是比外表成熟,或者说,苍老。应接不暇,学会了隐藏,这是逃避的最好的方式。可是,带久了面具,也几乎没有人认识面具下真正的自己了,摘下的面具,露出的是一张带着面具的脸。

需要那么一个人,家人、朋友、爱人……用真情,用温暖融化我们的伪装,回到真实的自己,也就不再孤独了。

Last...

盛夏,还剩下了盛夏,还剩下了自己……

Leigh

2010.10.05/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