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万之后


早晨被老妈电话叫醒,道公交车快过家门了,遂爬起,草草洗漱奔向公交车站。
站在寒风中,我看着站牌,原来发车是8:40,我老妈说成8:40开过这里,于是,已经感冒的我喝了二十多分钟的西北风,味道不咋的。
车震来震去(车震?),加上堵了一次车之后,来到传说中中国工商银行,直冲自动取款机。

那个带电棍的叔叔瞥了我一眼,还以为我是抢银行的 --!,插卡、取款……被告知上限是2500 rmb,晕倒,只好插两次(--!)。由于估计错误,没想到50张毛爷爷叠起来那么厚,钱包塞不下鸟(钱包见上图)。
走出工商,跨过传说中这个小镇最大的马路,跑向中国建设银行(--!花钱真麻烦,以后不花了)。开门便看到一个阿姨,领着我去填了张单子,拿来号头(B006 没什么意思的号码,A007才爽。)坐在等候席上,看着两个带电棍的叔叔晃来晃去,我安心的打开钱包,开始数那50张毛爷爷……
出去时候,其实已经半万鸟。 ##
饶了个道,去了那家久违的、隐藏在化妆品店里的书店,买到了曾经有次没有买到的《Hit 轻音乐》1月刊,内牛满面……
Hit轻音乐
拐到旁边的电信局,在等了一个买鸡肋天翼手机和一个装死贵宽带的客户后,轮到了我。##
掏出200 rmb 和我老爹的身份证,先冲了200 rmb话费,然后办了个保号停机,这下固定电话就找不到我鸟~(PS:5 rmb/M)(见第一张图)
一看时间,回去的公交车下一班在40分钟后,上一班走了20分钟,于是奢侈地打了个三轮车回去。
剧终,请期待下一回~
——2010.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