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我们都一样,其实不一样,大家都隐藏着,欺瞒着一些既定事实,套用“谦虚”和”低调“,却在背地里堂而皇之。人们发现对方在堂而皇之后觉得大家原来不一样,其实大家是一样的,一样在背地里暗推。

然后,我们发现,原来曾经的同学是XX局长之子,然后逍遥自在去了,然后我们发现,其实有几个人原来是富二代,要什么有什么了。

不过呢,这些都不在我这篇文章的讨论范围内。

因为某节课某老师的一句话,我的人生观改变了,我不知道这个叫不叫人生观,反正按照我的理解,就是人生观了,因此,我要写篇博客,铭记这一刻,因为“不检视的生活是不值得活的。”

其实所谓时间管理也有很多误区和陷阱的,而且一旦掉进去,不用说爬出来了,往往都是到了错过计划的结果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中了自己的圈套了。比如,我们心里想着,我要找复习资料,我要找复习资料,然后打开浏览器,一天过去了,啥也没找到,时间哪里去了?玩游戏去了?不。刷微博去了?不。闲玩去了?都不是。时间都花在“找”上了,因为总是在找,我们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反而觉得自己很认真,很刻苦,而且这资料真的很难找全。——可是,为什么你要找全呢,全是多少呢。于是,我们满心欢喜,极富“成就感,充实感”地将一天挥霍了。呼呼大睡后,第二天爬起来,坏了,考试开始了。

由于这次我定下的目标,我必须去实现,绝对不能这么干,因此,记下来,鞭策自己。

我为什么活着?

这是一个万能的问题,说它万能是因为每个人几乎都可以用它去创作各种佳作,普通的人会写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活着我为什么不能碌碌无为;文艺的人,会写出极富哲理味道散文诗歌,来歌颂生活的痛与乐;当然还有二逼的把它拿来用做词藻堆砌的垫基石。

每个人心中都有小小的野心,有的想征服世界,有的想征服一座大山,有的想征服一个心爱的人。也许有人想成为一个画家,成为一个旅行家,成为各种家。

但它往往处在心中的最底层,被所谓现实的残酷剥削得体无完肤,却一直挥散不去,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我们不愿去实现它们嘛?

不是的,因为大家总是在背地里暗推,有的人悄无声息地完成了他的野心,民族谦逊的传统美德将他的努力巧妙的装饰成艰苦朴素的样子,无法被发现。

最坏的结果总是我们发现了他们的一些些底细。

于是,

我们产生了一个观念,他是富二代都没有征服那个女人,他是官二代都没有征服世界,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

又活着,我们种下巨大自信,开始为自己的小野心付诸实战,却发现有很多经验人士,告诫你前方危险,不可前进,从而不了了之。

这让我想到了《黑客与画家》中的一些文字:曾经,人们都说,不可能有新的搜索引擎出来抢占市场了,而后来,我们却有了 Goog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