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跟着曾经高三的同学回去看了看留在高中母校的老师们。

从某乖家里走向老学校的路上。话说一点都不熟悉的说。唉,都是因为高三换了个地方的原因的啊。。

去学校路上

在老学校集合后前往新学校的公交车上……

公交车上

曾经外号为“元邦”的班长大人。

班长

只待了高三一年、至今仍未建造完毕的新学校的大门前的大石。。那个肩膀无视掉,我也忘了是谁的了。

门口石块

走到了东边门卫处,被告知到另一边登记,遂到另一边,另一边果然有一个“来客登记”的牌子,囧一下,班长大人随即签了一张纸条,我们以“杭师大”代表团的身份进入了曾经的高中。何等感慨,尔等感慨万分。

来客登记

和曾经的班主任——强哥,聊了会天,然后十来号人便去强哥那蹭饭,见行军图:

老师们

曾经从未踏上来过的教师餐厅呐,眼前竟是一幅崭新的画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到了我曾经接受过教导的老师们,内牛满面……一不小心,看到了曾经班里比较另类、如今已脱离组织、一人来学校的某鸟超,在众人玩弄的状态下,我抓拍了两张,请看他头上的手 %¥%@

某超

某超

这张随便拍拍,左边看得清的都是原来的同学

教师餐厅

我也搞不清楚,为啥吃完饭后会来到塑胶跑道,反正我是跟着大部队走的。远处走来的是曾经高一教我物理、如今被我们传唤过来拍照的小朱老师——曾经物理组唯一的女教师,依然记得曾经她说过的一句话“我上课的话,擦黑板的同学是比较轻松的,因为我只用一半。”(PS:我擦了3年的黑板)。

小朱老师

缺了金兄的集体照,其实挺容易看到我的。

集体照

放一张教学楼的照片

教学楼

在物理组办公室,遇到了我曾经的前桌——某YD、人称“伟哥”的家伙,头发比较怪,拍之

某郑

基本一整天都花在聊天上了,高三的所有任课老师都拜访了一遍,好多老师都说到,这个高中扩招后,学生能够质量大大下降,远远不如我们这一届,想想当初,我们这届也是扩招了两个班,唉……如今的学生啊,都被“使用传统教育方法来灌输向外国模仿的减负的素质教育化的应试教育”这种方式“被减负、被素质、被高标准、被高产”了。悲剧的教育。

最后放上一张语文老师的照片,这个老师我蛮喜欢的。

语文老师

PS:为了好好怀念,过两天放上强哥和某小赵老师的语录。

PS again:所有照片(除了那张集体照)均为 Nokia 5630所拍,并未做任何修改。

PS again n’again:这篇文章写了好久。。快一天了。

PS endless:照片只是一部分而已,全部贴出来就要写到明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