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一个月没有写博客了,而且上个月也没写几篇,为了证明我还“活着”,出来写一个。

最近一段时间,遇到了很多事,处理着很多事。

其实,虽然没有在 斯路 写文章,差不多几天就会在扣扣空间抒发一下小情绪(好吧,虽然对腾讯有点偏见,但扣扣空间作为一个“树洞”,还是不错的。)。

之后是参加了学院级及校级电子设计竞赛,熬了很多个晚上,而且顺利地把生物钟调整成了:白天上课睡觉,下课跑“实验室”,晚上关寝室门前跑进寝室,熬夜到凌晨四五点,冲澡,躺倒床上一二个小时,继续跑教室“,这么一个悲剧的生活。

竞赛之余,搞了一个 oAuth 验证的 API ,打在 GAE 上面,目前杯具着,貌似。

目前Win 7下用张生记翻着墙,用 TweetDeck 发推,Ubuntu 下折腾半天西厢,结果发现不支持推特,只好再用 Tweetdeck。

大一快结束了,学校里准备晚会,作为网络部的副部,被高高架起,不上课、不睡觉,做视频。然后又蓝同地接下了晚会当天 ”放音乐、放视频、切幻灯片、做主持人“的任务,至于电子竞赛拿的一等奖也要找个托来给我代领。悲剧的是,某次彩排,用 Ubuntu 去装X ,Compiz 开了个火焰效果,用鼠标涂鸦了几个字,在几个人反应”我写得不错之后“,我成了那个节目的 ”演员“,晚会当天,我要现场秀一秀我的”鼠标字“咧,那个压力撒。

期间,带领杯具学生会的老师还来我寝室视察,叫我早睡,我无语了再无语,都是你给的任务,还叫我早点睡,哭笑不得呢。

因为专心做着几件事,很多小事都被我间接或直接无视了,有点对不起那些那么看重我的朋友们,有点内疚。

然后就是考试了,后天就是杯具的、已经杯具了两次的高数甲上册考试,而且目前还没准备过…OMG! 至于这个学期的课程,只能阿弥陀佛了,瞄了个咪,感觉对不起父母。。唔。

至于寝室里的孩子,一个直接说”我好久没看见你了 。“ ——&……#%&@……&@¥%  其他的孩子们,在看见我昨天晚上十一点多爬上床之后,直接说了句”你居然这么早上去了“ ——&……@ &%&……%

累么? 早已经不知道什么样才叫累了,能感觉到的,只是压力,巨大的压力,不断的压力。

不想被人认为多么的脆弱,只好自己微笑地说不累,然后默默地付出,就算没人知道我的心血,恐怕这就是我存在的姿态,但我可没那么高贵,我也会受不了的,我也会感到孤独的,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值得的,还是不值得的。不过,想来想去,还是自己努力去做,因为有动力在,抬头,目标一直都在。即使我想要的,一直都还在前方。

后天考试,大后天正式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