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来了《玩具总动员》较清晰的版本,总算糊上了几个月前怕太矫情一个人不敢去影院看《玩具总动员3》的口。

皮克斯的动画,大陆总是很傻很天真的翻译成“某某总动员”,所以,记忆之中,也只说记忆中,似乎还看过《1》。

开场很是华丽地结束后,也让我们这些“老家伙”们发现,看下去还不算太矫情,Andy 已经是要上大学的年龄了。

最初的感觉,这是一部纠结的告别篇。其实我们都一样,从小到现在,我们也是这么走过来的了。小时候周围玩伴不多的孩子,于是玩具成了仅有的朋友,父母长辈都不在的时候,也只有各种玩具,才能抹去年幼又天真的孩子脸上那孤独难受的表情。

不同的人,看着这影片就会有不同的感觉。懵懂未世的小孩子,会笑着看着结局,然后好好对她/他的玩具们,老大又不服老的大孩子们,会感叹下,自己真的老了。而我们这些拽着孩童时代不放的人,反是更感概了。

家里阁楼上,从最深处,到门口,也都是一次次搬上去,早就满是灰尘的玩具、小时候的课本、甚至,草稿本。

小时候就很恋旧,很容易和身边事物产生感情,经过大段时间的,就很不想丢掉,也不知道多少次,背着妈妈在等待被扔掉的垃圾堆里捡回些许残破不堪的玩具;多少次满怀心思的捧着不在适合我年龄的物品,往阁楼上爬。

记得后来妈妈习惯了,就不扔我东西了,让我自己决定,于是乎,我只扔掉了那些100%看过的人都觉得是垃圾的东西,然后一股脑儿放阁楼。再后来,上学后了,妈妈干脆连我草稿本都收藏到了阁楼。

本来以为自己曾经是属于理性派,现在看来,我该是一直这么不是极其理性的。

已经不好意思说自己还是个孩子了,拽着少年头衔不放的青年,在家里,还是被当作一个小孩子看待。情感思维能力,也差不多和成年人无异,望着眼前的社会,也茫然无知,偶尔还会孩子气,多愁而善感。

看《3》的时候,还抱着很奇怪的眼光在看着,假想着自己还没这么大,然后看到几个比较“黑暗”的镜头,会说,不会吧,这不变成悲剧了? 然后调出些许理性思维,修正自己的观点——迪斯尼的影片,肯定会是喜剧的。

反派角色,抱抱熊,认为自己被遗弃,被取代,没有人再喜欢他,然后怀疑自己的价值。这是一条很常见的心路,其他玩具也好,曾经被宠爱过,是不是能将这宠爱延续,这考验,是对自己最大的折磨,极端一面,就像心魔。

该是很多人也经历过这些,至少我经历过类似的状况,把自己认定成被取代的,不再被喜欢的,然后怀疑过自己的价值,也有过自曝自弃的想法,只是没有走入像剧中的抱抱熊那样的极端路上。不知道编剧是不是为了让影片也适合“大孩子”去牵动一下情绪,才没有给抱抱熊一个最终改过的机会。其实,对现实而言,在一个人有这种悲观的思维的时候,只要有人去帮一下,就不会让结局变的很悲剧了。《3》,该是把这个反派角色完全描述成了小孩子眼里那个十恶不赦的坏蛋,最后罪有应得罢了。懵懂,未世的孩子,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是不会懂那些纠结的想法的。

其实在大家都普遍认为的感动点——垃圾焚烧炉时候,我还忍住了自己几近抽动的情绪,而到最后 Andy 将玩具送给一个小女孩的时候,才克制不住自己,被击中了。

就像被《海贼王》里不离不弃的伙伴们,苦练自己两年,只为再次重逢;曾经眼中无人的剑豪,掩面趟泪,躺在地上忍着伤痛,对自己那个白痴一般的船长大喊“我要成为世界第一剑豪,你有意见吗?!海贼王!” 那样的感动一样。心头攒动的后想,是自己也渴望,能有一样的,不离不弃。

愈发变得感觉自己偏离理性,或许还是因为太过多愁善感了,接触得更多了,经历得更多了,会想的,也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