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很邪门地上火了,嘴痛到吃饭及说话的不能,而后一睡觉,喉咙烧痛得像喝了烈酒之后。

很不幸,迎来了重感冒。记得那天是一节课都没去上,下午去参加了什么二分院什么新闻中心什么写稿培训,走到十二教旁边还晕了一下,差点以为我能飞了。

关掉了在人人网的情侣空间,因为它本就不该出现。有些事,别人即使看到了,也是过目即忘,不如藏起来,等到多少年后,再拿出来,给爱听的人讲讲曾经的往事。

晚上去拿了网页设计大赛的设计稿,很特殊的设计稿,手绘的!!回到寝室草草用 HTML 和 CSS 画了基本框架,然后就撑不住了,直接睡了去。

星期四上午上了三节课也回了寝室,下午的体育课也没去,直接在寝室休息掉了。顺便把计算机学院的网站上的文字及连接写了一遍。晚上实验毕,给 太阳系的小鬼 举行了庆生活动,这个和 苍井空 老师同生日的朋友,不知道还有多少次“太阳系的小鬼”可以去叫。

其实可能不是我太感性了,而是我太恋旧了,不愿意放弃什么,丢弃什么,或者去更新什么。

这个学期也很奇妙地每天7点醒来,然后死活睡不着,今天熬到8点下来,给昨晚赶工写的网页设计大赛参赛作品进行了最后的修缮和兼容测试,这是最痛苦的环节。移动着屏幕尺,一遍一遍量,一像素一像素的移,都快怀疑自己上辈子是不是裁缝。

而看着最后自己努力的结果,虽然还略显粗糙,不过,基本将我所学到大半全用上去了,这也是我第二次由他人设计,我从头写起的网页。其实组员设计的很不错,能够尽力去靠近设计稿,还是有点成就感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乐观的我会再次占领我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要做到都做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用去害怕一些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把幼稚的自己藏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不被淹没在人海。

或许,根本没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一刻到来,命运总是在捉弄人的,生活总是在阻挠人的……不过,有谁能知道呢……